他的情,根基深厚

2016年09月29日00:00

来源:焦作日报

  在大家眼中,韩滨总是乐呵呵的,好脾气地笑着,好像从来不知道生气,更少流泪。那么,韩滨的“泪点”在哪里?

  熟知他的人都知道,韩滨最脆弱、最不能触碰的,是他对亲情的珍惜和对父母的感恩、愧疚。

  导游于文静一直记着韩滨的“管闲事”。2010年三四月份,她和韩滨一起带团,当时一名女游客带着六七岁的儿子,儿子不小心把妈妈的数码相机摔坏了,妈妈急得一巴掌打过去。就在这时,韩滨一把把孩子拉过去护在怀里,结果妈妈的巴掌收不及,落在韩滨的背上。事后,于文静劝他“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不是导游该管的事”,但韩滨眼里闪着泪花说,孩子需要父母的爱,看见有人打孩子,他就特别心疼。

  了解韩滨的成长经历,才会明白他为何如此动情。

  韩滨7岁时,父母离异,渴望家庭的完整、父母的爱,在幼小的韩滨心中扎根。11岁时,继父走进他和母亲的生活。虽说是继父,但父子俩特别亲,父慈子孝,一家人其乐融融。韩滨出事后,继父流着泪说:“韩滨是个太懂事、太孝顺的孩子啊!这辈子能有韩滨这样的好儿子,我知足了!”

  为了能给韩滨一个好的学习生活环境,父母一直特别辛苦,韩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父母所在的企业效益都不好,当时,一家三口挤在一间18平方米的职工宿舍里。为了多赚点钱,在企业干计件工的继父拼命加班,站立时间太长引发腿疾,后来下岗后一人打两份工;瘦小的母亲干的是壮劳力都吃不消的投料工,一干就是10年,每月能多拿300元。上世纪90年代初,父母终于攒够3万元,买了一套60平方米的二手房。尽管基本没有装修,但一家人特别知足。

  韩滨考上大学后,父母为了攒学费,除了白天打工,晚上还一起在工地看场,母亲看前半夜,继父看后半夜。心疼父母的付出,韩滨从来不乱花钱,生活特别节俭,只盼着早日工作,帮父母分担重担。

  继父常介强流着泪说了一件事。去大学报到时,韩滨一定要他陪着去。路上,韩滨几次欲言又止,他也没有在意。安顿好韩滨后,他打了个面的去车站,准备连夜赶回家。就在面的要开的时候,隔着十几米远,韩滨哭着大叫了一声“爸”,“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韩滨知道,给他学费和生活费后,家里只剩下50元钱了;韩滨明白,继父把他当亲儿子疼,吃苦受累都心甘情愿。说“谢”,他说不出口,这一声“爸”,就是他的心。常介强说,就这样,他在车里泪流满面,韩滨在车外泣不成声。这情景,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妻子张丽说,她印象最深的一次韩滨掉眼泪,是儿子出生。她怀孕后,韩滨特别高兴,专门给父母还有好朋友打电话,兴奋地说:“我要当爸爸了。”生产的时候,韩滨一直守在产房外,听到母子平安,第一眼看到儿子,韩滨哭得稀里哗啦。他太珍惜这样的亲情了,对于他来说,血脉延续不止于血缘,他为儿子取名“韩常鸿”,继父姓常,韩滨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对继父的爱和感恩。

  让父母亲生活得好一点,为父母亲换个好一点的房子,是韩滨最大的心愿。6月30日,出事的前一天,韩滨来到父母家。母亲退休后一直在打工,左脚骨折了怕花钱不肯看医生,他执意骑着电动车带母亲去医院检查,路上又给继父买了个老年手机。继父说,韩滨准备把常用号码帮他输入,结果只输了三个数字,接到一个电话就走了,没想到这一走竟是永别。这三个数字,继父舍不得删除,他说,那是孩子的一片心哪!

  导游常青和韩滨同事时间最长。她说,韩滨对自己特别小气,一个挎包背到看不清原来的颜色了还舍不得换,一年到头就那么两三件衣服、两双旅游鞋,可对家人、对同事他都特别大方,从来不计较。一次旅行社组织优秀导游到福建厦门游玩,他相中一件过季打折的羽绒服,跑了两趟都没舍得买,可给父母妻儿朋友买了很多东西,晚上就在酒店房间拍小视频给大家看。6月29日,也就是出事的前两天,韩滨去旅行社报账。看他一脸疲惫,常青就劝他休息两天。他说:“我不能休息,我是我们家的男人,我得把家给撑起来。”说着,眼圈就红了。常青说:“我听了又敬佩又心酸。别看韩滨个子小,却能扛起一座山。”

  韩滨短暂的一生,就是这样踏踏实实地活着,爱工作,爱父母,爱家庭,爱朋友,从不索取,从不抱怨。这样的韩滨,让人心疼,让人痛惜,更让人心生敬意。

编辑: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