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野新甸铺镇津湾村村民董文令:说说俺家四十年

2018年11月02日17:18

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 我叫董文令,是新野县新甸铺镇津湾村村民。四十年前,俺家是津湾村最穷的户。俗话说:穷不穷,富不富,看看俺吃穿看看住。当时俺家四口人,弟兄仨和俺老娘,只有三间草房。我是老大,快三十岁了,还娶不来媳妇。无奈,我带着两弟弟和泥脱坯,放掉门前几棵树,又盖了两间房,才和老二成了家。老三打光棍,直到改革后才盖房娶妻。那时是大集体、生产队分的粮食不够吃,没办法,就到地里搞复收,捡烂红薯、萝卜头,掐芝麻叶、红薯叶贴补生活,尽管这样,一到春上还得靠政府救济。吃的通常是玉米杂面和“三红传”。就是红薯糊涂、红薯窝头和红薯丸子,过年或待客时,才能吃上花皮卷,包顿豆面素铰子。穿的靠老娘纺线换土布。由于全家只有两床被,我长到18岁,还跟俩弟弟睡一张床,盖一床被。

  改革后1982年,村里开始分田到户,搞联产承包,俺家分了六亩地,分了三分之一牛腿。就是12户共有一头牛,分的地其中4亩是东滩集体时的撂荒地,地到手了,激动得睡不着,夜里跑到东滩看地,抓把土搓搓闻闻,那美劲甭说了。整地时俺弟儿仨商量把牛腿儿让给缺劳力户,自家用丁耙刨、铁锨挖,把地深翻一遍,种啥呢,老娘饿怕了,俺也急着吃白馍,就种小麦。头一年见了两千斤小麦,秋季又收了千把斤玉米、绿豆,自此天天白馍白面条地吃着,心里舒坦极了。但一想到肚子圆了,没钱花就又急了。我见邻居几户致富心切,搞起了“速生扬”苗圃和多茬间作套种,我也盲目跟风,种起一年三熟的粮瓜菜套。结果水土跟不上,地力透支,加上滥施农药和助壮素,催熟剂,影响了蜜蜂传粉,致使农作物子粒秕瞎,叶茎萎缩,辛苦了一年,没多少收益。好在此时,党和政府又出台了好政策,鼓励农民搞庭院经济,多种经营,选择适销对路的种养加项目闯市场。我迅速跟进,拿出积蓄和借贷来的资金,买了一头母牛,两头母猪,10只母羊饲养,同时让儿子到县棉纺厂打工,就这样滚雪球发展。至八十年代末,全家年纯收入已达3万多元,有了钱,我又在农村小区和县城盖了小楼,并置了电视机、自行车和机动三辆,一跃成为全村“双万元户”和先富起来的农民。

  1995年,原村团支书王玉森当选新一届党支部书记,他一上任,就想把老东滩治理改造成“金银滩”、“聚宝盆”。办法是先挖沟、修路、打井,根除旱涝,再砍掉原集体的“槐树林”,收回种植无序的面条田,鳖盖地、撂荒地,再伸延开发部分滩涂,把东滩地连成一片,扩大到5000亩,进行机耕,平整划片,然后再发包到户,要求全部种桃。这事一公布,我心里就有底儿,玉森是我看着长大的,当团支书时就种蘑菇,制食用菌罐头很有成效,他制定成的这一规划不会是抓瞎的,因此发包时,我认包签约了10亩地种桃,自此我一头扎进桃园,跟聘来的“桃师傅”学技术,很快掌握了修枝、传粉、疏花等关键技能,并把村统一购来的树苗栽上,浇水施肥,精心管理。经三年养护,桃树开始挂果。2013年进入盛果期。由于万亩桃园成规模,又是“东森”、“大黄桃”优质品种,周边城市的大卡车纷纷来购,我坐在地头卖桃,亩收入4000多元。到2014年,三年桃收入,2亩旱地收入,庭院养殖收入,儿子打工收入,存款卡上已累计20多万元,2015年,村里搞“美丽乡村”建设,我又在小区盖了别墅式楼房,室内有彩电、空调、洗衣机,车库有摩托车、轿车、农用车。如今全家6口人,人均年纯收入21000多元。

  近两年,村里依托万亩桃园发展旅游业,办桃花节,采摘节和捉蝉、拾蝉蜕趣味性活动,使富裕起来的村民又多了项生财门路。有的开农家乐饭店,酿桃酒、卖野菜,有的摆展销摊,卖民间刺绣鞋帽、手工服饰,还有的设代购棚,收桃核、桃胶、蝉蜕、蝉蛹,我也不甘落后和老伴一起到桃园卖桃花茶、矿泉水、柳条桃枝花冠,当义务导游和保洁员,虽然收入不多,但开心快乐。

  四十年来,改革不光让俺家由穷变富,也让俺脑袋由愚变能,过去只知下憨力挣钱,现在学会用知识技术挣钱,特别是懂得了文明道德的重要、生态和谐的重要,明白了对于自然资源既要利用,也得涵养,让它自然循环,持续不枯,因此地力不能拔尽,幼蝉不能捕尽,农药化肥不能滥施,这也许是我脑袋瓜儿发生变化的例子吧!

  总的来说,天变地变人的精神变,都是党的改革政策带来的,我家、我个人能走到今天这样,我打心眼儿里感谢党、感谢好政策。(生俊东 梁浩杰 杜中峰)

编辑:张龙  审核 :姜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