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味黄河文化魅力!焦作大学发起的“三走黄河”研学活动来到武陟县

2019年12月10日09:02

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 12月6日,由焦作大学发起的“三走黄河”研学活动来到“中国黄河文化之乡”——武陟县,并在武陟县嘉应观景区党支部书记翟嵩峰、焦作河务局黄河专家杨保红的带领下,进一步认识了武陟黄河文化的魅力。

在武陟县的河南省古陶埙研发传承基地,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黄河泥埙制作技艺传承人王建正在制作一把黄河泥埙。只需几分钟,一件小小的泥埙入手。它虽未经烧制,但已可吹出宛转悠扬的乐曲。

埙,是我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为了制作这样的泥埙,王健总要不辞辛劳地跑到武陟黄沁河交汇处采泥。那是一种黄河泥沙沉淀下来的特有胶质泥,韧性极强,光滑柔软,用这种泥制作的泥埙所发出的声音低沉如叹息,很适合中国人的耳朵。

来武陟看黄河,首站必是“万里黄河第一观”、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A级景区嘉应观。这是一座建造于清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集宫、庙、衙署为一体的黄淮诸河龙王庙。

谁是“龙王”?作为封建帝王,雍正给出了令许多人意外的答案。

嘉应观历时4年落成后,被高供于庙堂的是从大禹至清代的治河能臣。在其所供奉的10余个“龙王”中,除谢绪外,个个都有治河良方。西汉贾让,提出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治河三策”;东汉王景,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水利专家;元代贾鲁,绘出了精细的治水图,亲率民众修筑黄河堤坝;明代潘季驯,提出了“束水攻沙”的治河方针,对后代治黄有重要影响;明代宋礼,水利专家,因治河有功被皇帝多次表彰;明代刘天和,创“植柳六法”治理黄河。清代更有治水能臣位列高庙,如齐苏勒、嵇曾筠、林则徐等一批至今仍被许多人熟知的治水能臣。

清代,嘉应观曾作为治水衙门使用。而它这样的功能,一直延续至上世纪90年代初。新中国成立后,这里一度是人民治黄工程的指挥部。傅作义、王化云等一批新中国水利专家,曾到这里工作、调研。

嘉应观名为“观”,实则是一部反映中华民族治黄历史的“百科全书”。在嘉应观每走一步,就有一个黄河故事。每触摸一件遗物,都会发出历史的回声。

来武陟看黄河,必到人民胜利渠。这座在人民治黄史中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水利工程,其渠首位于武陟县嘉应观乡秦厂村,顺着黄河大堤驱车约10分钟即到。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据传这种说法始于汉代。但自1948年人民治黄史在武陟拉开序幕,这种说法渐被打破了。1952年,人民胜利渠一期工程竣工,当年便使两岸人民受益。当年10月,毛泽东主席也来到了这里。

当地人民胜利渠渠首纪念馆里,看到毛泽东、江泽民、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人民胜利渠渠首留下的身影时,“三走黄河”研学团队成员们不禁感慨:“黄河泛滥千年,最终只有在人民治黄的历史中,才化危为安。”

黄河的故事在武陟讲也不讲不完,这里就是浓缩的“黄河盆景公园”。行进在绵延44公里的武陟黄河大堤上,“三走黄河”研学活动团队成员们看到了一通“御霸”碑,这里是黄河中下游的分界点,黄河由此往下便是“地上悬河”。又看到了白马泉,这里有一则流传了千年的“王莽撵刘秀”故事。还看到了沁河口,在这里沁河水注入黄河,使得黄河水势更显凶猛。

在专家的带领下,成员们又沿沁河口南下,行车约10分钟,便亲眼目睹了汹涌澎湃的黄河水。

那时那刻,每一个人都能深深地感受到:黄河水与焦作人民如此亲近,黄河的泥沙积淀了厚重的怀川文化,黄河文化是融入怀川大地的基因文化。(王辉 王玮萱)

编辑:张龙  审核 :姜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