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感动:孟津小浪底女子照顾5名残疾人20年

2019年12月18日15:04

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 说起孟津县小浪底镇北达宿村的村民周云,村干部和附近的村民都竖起大拇指,夸赞她是好闺女、好媳妇儿。她一个人照顾5名残疾家庭成员的事迹在当地广为流传,她本人也曾多次被村里评为“好媳妇”。

提起周云家,那真是一个在外人看起来令人揪心的一个家。她的父亲周林听,今年73岁,属于肢体四级残疾。她的母亲张留珍,今年71岁,也是肢体四级残疾。她的婆婆谢线,今年77岁,言语一级残疾。她的弟弟周武交,今年47岁,是精神二级残疾,她的弟媳沈小香,智力二级残疾。她的丈夫孙战国,没有小拇指(虽不构成残疾,却对正常生活有一定影响)。

照顾过老人或者病人的人都知道,家有一人需要照顾,就会感觉生活受到很大影响,因为照顾人绝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被照顾人的吃喝拉撒睡,看病、外出都是事,而且还得关注他们的情绪变化,说不定哪会不开心了,心里郁闷了,又生气了,就会小事变大事,照顾一个人尚且如此,那照顾5个人呢?而且都是残疾人,基本上生活都不能自理,如果面对这种情况,你能坚持多久?面对这种日复一日,难以看到尽头的日子,你的精神会不会崩溃?但是坚强的周云并没有被眼前的困难打倒!

两边需要照顾,那就两边跑,周云的婆家是小浪底镇王湾村的,距离她娘家来回有十几里地,就这样周云每天往返最少一趟,为两家人洗衣服、换被褥,做做饭,照看着大家都平安无事,一做就是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里所改变的就两点,第一,周云的年纪越来越大了,今年49岁的她,由于自身有病,长期服用廉价药物,身体出现明显的发胖,眼睛还高度近视,但自身的年纪大和身体的不舒服,并没有影响她照顾双方的家庭成员。第二,周云从刚开始的走路,变成骑自行车,再到现在骑着电动车,她已经把照顾两家人的责任变成了自己的一种生活习惯!

父亲和母亲肢体有残疾,周云就帮他们干家务,生病了就去医院照料,有时候为了省钱,没有什么文化的周云竟然学会了扎针输液和拔针头,父母在她的照顾下也都平安过了“古稀”之年,虽然身体都有残疾,但精神头都还不错。

相比较父母的肢体残疾,更难照顾的是弟弟和弟媳,他们一个精神上有问题,发起病来,一身蛮劲四处发泄,打砸东西是常事,一个是智力上有问题,就会傻傻的笑,吃饭、穿衣甚至上厕所都得有人指挥着。琐碎、反复的家务事,周云每天都在做,在她的照顾下,弟弟和弟媳的病情基本稳定,弟弟甚至能帮着家里干些活,俩人还添了两个孩子,都十几岁了,老大孩子甚至都能打些零工赚钱了,一家人总算看到了希望。

每天来回地两头奔波,造成周云根本没法专职赚钱,家里收入主要靠外出的丈夫孙战国在建筑工地打工赚钱,但是周云也不闲着,该种地了就种地,农闲的时候,她就带领家人外出收废品、捡破烂,每天早上在家做好一天的饭照顾好婆婆,就赶往自己家,母亲腿脚不方便,那就坐在收废品的车上,父亲听不见,那就坐在自己旁边,弟弟虽然精神有问题,但只要旁边有亲人,情绪稳定,一般不犯病,还有一膀子力气,也能帮着抬抬废品、干干活,弟媳负责在家看家。一家人,虽然困难重重,却从来没有向困难投降,依然乐观、坚强、勤劳地生活着。

“俺家条件真的不好,没人能赚钱,还都有病还得花钱,这些年多亏了政府和县残联对我们家的照顾,每年都给俺家人送药,米、面、油、橱柜、帮着俺家刷墙,给俺们送衣裳,俺家孩子们上学,也都照顾,免学费,享受助学金。今年五六月份,县残联还为我家进行了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安装橱柜项目和精神病免费服药救助。要是没有政府的照顾,俺都不知道俺这日子该咋过,但俺也不能光坐在这里等救助啊,空闲了,我就带俺一家人,出去收收废品,挣俩钱,日子还要过啊!”周云乐观地说道。

问起照顾家人这二十多年,感觉最难的事是啥?想了很长时间,周云说:“那一年冬天,天可黑,还下着雪,我照顾完娘家人,往家回的时候摔倒了,半天起不来,天寒地冻,村里的路上还没有一个人,也没电话,我难受得嗷嗷哭,觉得我咋镇命苦,我连俺自己都没能力照顾好,咋照顾这俩家啊!我真难啊!我也摔倒了,我也要休息两天,但是,第二天一想俺那可怜的爸妈和弟弟、弟媳,你说我咋放心的下?冒着雪,我又回来了。还有,就是俺家闺女复习那一年,俺家穷,俺跟孩子他爸也没啥文化,孩子的学习全凭她自己,俺也没钱给她报辅导班,俺们也辅导不了她,高兴的是,闺女学习怪努力,在咱县一高上学,高三第一年,考了个三本,孩子哭着对我说:‘妈,我不上那贵族学校,求求你,给我再花5000块吧,我再复读一年,我明年绝对考个好学校’,我心里那叫一个心疼啊,5000块对俺家来说不是小数目,但俺还是让闺女复习了,第二年闺女考了个二本南阳师范,现在都毕业了……”

看着两家人在周云的照顾下,日子逐步改善,贫困的家庭里面却充满着乐观、温暖和希望,笔者被深深感动了。(张扬 朱伟博)


编辑: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