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政法先锋】潢川县仁和司法所刘华彬:一棵小草的英雄主义

2021年05月15日10:16

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记者 薛小磊 通讯员 祝丹阳 李文会)尼龙条纹衫、“小电驴”、钥匙串随着步子在腰际前后摆荡,他和一般县城里做小生意糊口的中年男子看着没什么区别;矮个儿、头发灰白、普通话一股子潢川腔,他看上去比50出头的真实年龄更加苍老;平房居住、办公的“楼房”仅仅一层、5个房间,他并不是一个“威风”的所长。

与人们头脑中英姿飒爽、疾风劲草的行业模范不同,潢川县司法局仁和司法所所长刘华彬普通的更像是日常生活中,与我们擦肩而过 的一位老伯——从艰苦的年代走过半生,饱尝过生活的艰辛与温情。但与那些在生活的苦痛中选择了随波逐流的人们不同的是,刘华彬选择做一棵小草生根于一片曾经荒蛮贫穷的土壤,其貌不扬。但只有那片土地知道,他扎根有多深。

播种

1998年1月以前,刘华彬就职于仁和镇乡政府。不善言辞的他,当被上级领导指派调任仁和司法所,“感到十分震惊,然后就是恐慌,生怕当不好‘这个官’,连续拒绝了好几次”。但上级领导看中了刘华彬的朴实、诚恳和负责,坚持让他赴任,且任所长一职。那年,刘华彬28岁。

仁和镇常住人口4万余人,1994年12月刚刚撤乡建镇,基础差、底子薄,普法工作开展艰难。刘华彬来到仁和司法所时,除了他只有两名工作人员。最为棘手的是,刘华彬也是基层司法工作的门外汉——自己学习的是农学专业,不懂法,也没有工作经验。

重任在肩,刘华彬坚持学中干、干中学,不断探索、不断总结,不断提高。经过几年的锤打磨炼,逐渐摸索出了基层调解工作的经验,刘华彬的工作“上了道”。

萌芽

刘华彬时常处在这样的情况下:上班之前有人等,下班途中有人截,出门在外电话追,回到家中有人找。都是请他解答法律咨询、审查起草合同或者调解矛盾纠纷的。但正当刘华彬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当中时,一场车祸给他的家庭带来了沉痛的打击。 2001年3月,一直默默支持着他工作的妻子,不幸遭遇车祸,颈部以下全部瘫痪。大小便失禁、成天卧床、吃喝拉撒全靠刘华彬一人伺候。刘华彬早上5点多钟就起床给妻子按摩、擦洗,夜里11点钟,邻居张世凤还能听见刘华彬洗衣服、倒尿桶的声响。今年距离刘华彬妻子车祸致残,整整20年。刘华彬和妻子生活的小屋温馨清洁,没有一丝异味。妻子的头发乌黑油亮,刘华彬没事就给妻子梳头活络经脉。

但实际上,这场车祸官司直到2016年才找到肇事司机,法院判决赔偿100余万元,也迟迟未能到位,刘华彬妻子当年的医疗费用,是他借来的,镇上一位村民甚至掏出了母亲的棺材钱让刘华彬救急。对于肇事司机,刘华彬心里不是没有恨意。但当了解到肇事司机为了躲债远赴东北打工,留下三个子女和一对父母无人照料时,刘华彬决定不继续追偿赔款。面对众多为他打抱不平的不解,刘华彬解释道:“那么多年的基层调解工作,我的职责就是站在多个当事人的角度看问题。现在当我站在肇事司机的角度,我看到的是他们家庭因为这场车祸带来的分离和痛苦。如果车祸已经毁掉了我这一个家,那我宁愿对方的家庭是圆满的”。

扎根

从业23年,刘华彬为困难群众提供法律援助近100次,免费代写各类法律文书200多份,无因一起调处不及时或调处不当而引起群体性上访、群体性械斗、非正常死亡事件或民转刑案件的发生。

2002年一年内,刘华彬独自前往安徽省阜阳市10余次,为10多名农民工讨要工资欠款近10万元。2005年,刘华彬乘车奔赴650多公里外的浙江省杭州市,将近一个月吃住在工地,一点一点地收集有力证据,依法据理力争,为一位在建筑工地因工伤事故不幸死亡的农民工家属,合法追要到赔偿款30多万元。2008年,刘华彬前往安徽省巢湖市,在矿场一呆就是二十多天,10多次的协商,为在采石场打工突发死亡的农民工争取工伤事故赔偿争得赔偿款20多万元......

20余年的基层工作实践,让刘华彬认识到,不知法、不懂法、“信访不信法”、“信闹不信法”是导致基层矛盾纠纷频发的根源。为此,刘华彬在辖区大力组织积极开展法治宣传教育,以“每月一法”为亮点,以法治文艺演出、以案说法、以法说教等形式提升全镇人民法治素养。每年都坚持在镇首集举办2场以上的大型法律宣传活动,坚持逢年过节走村入户开展法治宣讲,每季度都坚持对50多名刑满释放人员走访1次,进行帮教转化,其中有9人经过教育、感化和挽救,走上了致富之路,当上了老板,成为带动群众发家致富的带头人。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本质后,仍然热爱生活。见到他的那天,刘华彬的步伐坚定、笑容温和。他是河南基层司法岗位上的“一棵小草”,这棵小草用23年,践行了河南省基层司法人最真挚的英雄主义。

编辑:张龙  审核 :姜秋霞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