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663到239再到23,看博爱县法院如何逐个化解663起行政争议案件!

2021年07月07日14:46

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 在博爱县新成立的行政争议化解中心门口,一张《2020年博爱县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成效》图特别的引人注目。从663到239再到23,一组越来越小的数字、一个大幅下滑的红色箭头,直观地展示出,该县过去一年96.5%的行政争议都得到了实质性化解,仅有3.5%的纠纷进入了法院。

这一组“跳水”数字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惊喜?博爱县又是如何将行政争议吸附在当地,化解在源头,实质性解决的?带着疑问和期待,记者走进了博爱县人民法院,一探这背后的故事。

行政案件涌入 “三联四网”破解难点、热点

韩江萍是博爱县教育局的退休干部,现在的身份是新成立的县行政争议化解中心调解员。这一天,韩江萍接待了因葵城路改造房屋需要拆迁的一名村民。该村民反映,按照小学划片招生的原则,自己孩子可以到一所重点小学就读,如果搬到新小区居住,孩子就丧失了上重点小学的机会。他觉得是政府拆迁政策不配套导致自己的权益受损,希望通过县行政争议化解中心给予解决。

韩江萍把村民的基本情况和诉求进行登记后,立即拿起电话,以一名调解员的身份向县教育局进行了反馈。很快,县教育局就派人到中心把村民接到教育局,着手解决问题,这起“民告官”纠纷,还没有走到诉讼程序就已妥善解决。

近年来,随着一批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城市改造工程、美丽乡村治理工作相继在博爱落地展开,因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群体性、复杂性行政争议日益突出,行政机关败诉率较高,程序空转的情况居多,且信访压力较大。为了破解这一难题,博爱县法院借助焦作市大力推行的府院联动工作机制,打造了法院主导,检察、司法机关协同配合,涉诉行政机关承担行政争议化解主体责任的联动模式,并构建了“三联四网”的行政争议和解新机制,形成了多方联动、优势互补、广泛参与、有效监督的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的新格局。

“三联”即数据联通、风险联控和社会联治。目的就是要打破一个个“信息孤岛”,打破各自为战,各扫门前雪的不利局面,在法院和行政机关之间,建立行政争议信息交流共享机制,联起手来,形成合力,共同对行政争议进行综合治理,规范行政行为,推动实质性化解。

“四网”即四层“筛网”。第一层筛网就是“自律”,是指政府在执法过程中,尤其是在拆迁、修路、安置等重大项目建设中,要提前对群众进行普法宣传、政策解读,切实解决群众遇到的实际问题,从源头上减少行政争议的发生,并将工作情况向法院、司法局通报。第二层筛网是“搭台”,建立县行政争议化解中心,把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统一纳入中心的工作范畴,实现一体化管理,一站式解决,做到“门好找、脸好看、事好办”。第三层筛网是“审查”,法院对行政诉讼案件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审查,及时纠正违法或不当行为,通过司法调解、委托调解、交叉调解方式实现定纷止争,将调解贯穿于诉讼的全过程,使行政争议在诉中得到妥善化解。第四层筛网是“监督”,建立检察监督制度,将检察监督职能前移,通过检察机关诉中出庭、诉后司法建议等形式,纠正错误裁判,促使行政争议依法化解。

2020年4月,博爱县清化镇街道办事处小王庄村空心村治理工作打响了诉前化解行政争议的第一枪。当时,这个涉及全村47户230人的拆迁工作阻力重重、矛盾交织,工作迟迟无法推进。法院了解这一情况后,联合清化镇司法所、清化镇街道办事处联合制定合法的拆迁公告、安置补偿方案,并走到群众中挨家挨户地做政策解释工作。最终,小王庄村47户均顺利签订拆迁协议并按期搬离,无一起涉诉信访,焦作市委对该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

争议源头治理 “1+N”产生乘法效应

 在“四网”中,行政争议化解中心是“主干网”。为此,博爱县法院针对该中心,联合司法、各行政部门量身定制了“1+N”工作机制。

“1”即县行政争议化解中心。该中心三个定位,解决群众诉求、规范行政执法和化解矛盾纠纷, 既接受群众来信来访,也接受行政复议机关和法院的委派委托,实现行政争议“一个窗口”办理、“一条龙”服务。

“N”指法院、检察院、县直各行政机关和乡镇、街道办事处。博爱县建立完善了源头预防、联调联动、多元化解的解决机制,牢牢树立以人民为中心思想,在司法、行政和群众之间架起互信桥梁,实现依法保护人民群众利益和促进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双赢”。

在调解队伍建设方面,该中心以全国先进调解团——王基路调解团队为班底,吸纳法官、检察官、各行政机关人员,乡镇、街道办事处干部为成员,组建了一支干净担当作为、极富战斗力的调解队伍。

不仅如此,博爱县委全面依法治县委员会办公室还于2020年7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行政执法工作的意见》,将县直各行政机关配合中心开展行政争议化解工作情况纳入绩效考核范畴,像韩江萍这些调解员都有测评打分的权力。真正让“府”与“院”联起来、动起来。

2020年,博爱县共排查登记行政争议案件663件,通过第一层筛网化解了424件,县行政争议化解中心化解206件,33起行政诉讼案件法院庭前调解10起,判决后的23起通过检察监督又化解了2起,“民告官”的纠纷被疏导成涓涓细流。

细化各项职能 “梧桐树”下好乘凉

如今,“三联四网”和“1+N”机制,已经在博爱县种下了法治政府建设的“梧桐树”,但想要让它枝繁叶茂、健康成长,还需要花大力气开展“培基”“施肥”“修剪”等工作。

培基——出台《博爱县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规定》,将负责人出庭应诉情况纳入依法行政考核和法治督查事项,每半年向同级人大常委会报告,向同级监察委、人民政府通报行政机关出庭情况和行政机关败诉情况。2019年10月至今,博爱县法院开庭审理的行政案件,行政负责人出庭率达到了100%。

施肥——为提高规范行政执法暨依法行政工作水平和能力,对全县40个行政执法单位的100多人进行集中培训,从行政执法的权限、条件、主体、程序等,到行政处罚文书的填写都进行了详细讲解,提高了行政执法人员的和法治素养和执法能力。

修剪——法、检、司三家单位成立规范行政执法行为工作指导小组,从执法证颁发到定期开展行政执法案卷评查进行监督,从行政案件溯源进行治理,倒逼行政机关提高自身执法水平,减少行政案件发生。结合具体的诉讼和非诉案件,对加处罚款或滞纳金行政处罚行为、工伤保险类案件、强拆类非诉执行案件等进行了规范。

2020年7月18日,博爱县法院行政庭公开开庭审理原告赵某与被告博爱县公安局行政处罚一案。赵某酒后驾驶机动车,因担心交警大队吊销其驾驶证,想通过法院撤销行政处罚。

博爱县公安局副局长陈文峰出庭应诉。同时,庭审还邀请了博爱县检察院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我院纪检监察人员进行检察监督和社会监督,并组织博爱县公安局部分执法干警参加了旁听。最终,经过县检察院与各位委员共同以案释法,赵某撤回了起诉。而通过现场旁听,也让在场的执法干警提升行政执法水平和能力。

随着这棵“梧桐树”不断成长、壮大,它所带来的成绩也分外喜人:2021年上半年,博爱县行政诉讼案件仅11起,非诉执行案件执行率达到98%。

“博爱县法院在促进依法治县、法治博爱建设的道路上,将继续释放法治优势的治理效能,为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博爱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提供源源不断的澎湃动力!”博爱县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张红卫如是说。(杨珂 程贵忠)

编辑:王晓颖  审核 :时运斌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