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在“疫”线|谢云侠: 绽放在黄浦江畔的一朵芬芳百合花

2022年05月11日11:55

来源:大河网

谢云侠在上海街头

大河网讯 她,一位来自河南鹰城的白衣天使,每天穿梭在沪城大街小巷,以自己的一言一行践行着南丁格尔精神和伟大的抗疫精神,为助力沪城抗击疫情默默无闻奉献着。

她,就是河南省援沪医疗队队员、来自平顶山市郏县中医院的谢云侠。

“瞒着父亲”疾驰上海去抗疫

现年50岁、已有20年党龄的谢云侠是郏县中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今年4月24日深夜10时许,正在值夜班的谢云侠接到医院工会主席柴静芳的电话:“按照县卫健委要求,我院需选派一名有重症医护管理经验的医师,明天早上前往上海参与抗疫,你能否去上海?”

“我是一名党员、一名白衣天使,在组织需要、病人需要的时候,我责无旁贷。”谢云侠没有犹豫,当即答应。

当天上午,由谢云侠和来自河南各地190多名医护人员组成的河南省援沪医疗转运队队员分乘数十台负压救护车,从郑州出发急速驰往上海。

下午3时许,已驰离河南辖区的谢云侠突然接到哥哥电话:“咱爸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腹部剧烈疼痛,你赶紧联系医生,把爸爸送到中医院救治。”

年已96岁的老爸生病的消息,让此时不在父亲身边的谢云侠流下了眼泪。谢云侠告诉哥哥:“昨天夜里接到通知,要我去上海支援抗疫。由于时间紧,又怕咱爸担心,我去上海一事没告诉咱爸。爸生病了,我不在身边,您和嫂子多费心。我一会儿把联系的医生电话告诉您。”哥哥无奈说:“好吧,咱爸如果问你,就说你出差了。”

相关领导看望慰问谢云侠的父亲

得知谢云侠父亲患病的消息,郏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郏县堂街镇党委书记李林,以及郏县中医院党政班子杨智慧、林爱国、黄双岭、柴静芳,及时赶到堂街镇段李庄村看望慰问老人。杨智慧告诉谢云侠,请放心在上海工作,院党委将和家属一起,全力为老人治病创造条件。医院党委和辖区党委政府的关爱,让谢云侠增添了全身心投入抗疫工作的信心和决心。

争分夺秒转运患者献大爱

4月26日凌晨4时许,河南省援沪医疗转运队队员全部抵达上海,在当地有关部门和河南转运队负责人安排下,谢云侠迅速投入到上海的抗击疫情工作中。

由于此轮疫情的严峻复杂性,谢云侠与来自郏县人民医院、郏县第二人民医院的负压救护车司机张孝飞和张若飞分到了一个转运组,他们的任务是:把在某区方舱医院或其它机构救治的确诊患者,在突发其它急难危重疾病时,及时全程闭环转运到指定的综合医院救治。

谢云侠在转运一位病人

5月3日晚上9时许,谢云侠和两位司机刚转运一位病人后回到居住的酒店,又接到电话:有位在养老医院救治的97岁阳性确诊患者,突然出现意识模糊,病情危重,急需转到指定医院抢救。

谢云侠一边通知司机,一边穿上新防护服,三人汇合后,在手机导航指引下紧急驰向养老医院。由于患者是孤寡老人,转运途中,全副武装的谢云侠在为老人做好吸氧、心电监护的同时,像对待自己父亲一样,拉住老人的手,时刻关注老人体征,还不时与接收医院通报着老人病情。

经过20多分钟“风驰电掣”行驶,老人被安全护送到指定医院,办好交接手续,谢云侠和两位司机才松了一口气。当回到居住酒店时,已是深夜11时。

5月8日早上6时50分,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酒店房间的宁静,谢云侠接通电话:一位正在方舱医院吃早餐的老人突然吞咽困难,引起窒息,心率达140次/分、血压18O/101mmHg,急需到定点医院抢救。谢云侠与张孝飞、张若飞以最快速度穿上防护服、消杀负压救护车后,用10分钟时间便赶到方舱医院。谢云侠和方舱医护人员快速把老人抬上负压救护车,并为老人实施辅助呼吸等急救措施,用15分钟把老人转运到指定医院。此时该院重症医学科没有床位,在等待紧急调拨床位的同时,谢云侠和该院重症医学科的同行用转运老人的平板车替代病床,及时为老人实施医疗抢救措施,直到把老人床位安置好后,谢云侠和两位司机才离开医院。回到酒店时,已是上午10时30分。

谢云侠笑着对比她年龄小的两位搭档说:“饿了没有?赶紧吃早餐吧!”

黄浦江畔百合飘香驱阴霾

为严格做好自我防护,在日均气温达30摄氏度的情况下,谢云侠和两位司机从脚底到头顶,被密不透风的脚套、防护服、防护罩严严实实包裹着,汗水浸湿了内衣,脸颊流淌着汗水,他们无暇顾及,也没法去擦拭,只能默默忍受着、坚持着。

谢云侠和同事们合影

为严格阻断疫情传播,每转运一位病人,谢云侠和两位司机就更换一次防护服,同时对负压救护车进行一次彻底消杀。10多天来,他们一日三餐很少按时就餐,有时到了就餐时间,等把病人安全转运到目的地返回酒店,脱去防护服,做好一番自我消杀、洗漱后,工作人员送来的盒饭早已没有了热气。

这身影犹如绽放在黄浦江畔的百合花,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飘扬。芬芳的花香、洁白的花瓣,必将很快驱走笼罩在黄浦江畔的新冠阴霾,让繁华的黄浦江畔重新焕发昔日的辉煌。(蔡长伟 宁建鹏/文图)

编辑:林辉  审核 :孙华峰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