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旗县程相春“四改烟炕” 见证炕烟技术生态环保发展

2022年05月12日18:56

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 “下面请老程谈种烟经,大家欢迎!”“没啥经验可谈,就说说我四次改建烟炕。”5月11日,社旗县饶良镇分管大农业的镇人大主席团主席焦红伟一声道出,该镇烟叶收购站会议室里顿时响起一阵鼓掌声和催促声。

这里所说的“老程”,名叫程相春,是一位有着38年党龄的老党员,今年60岁,1984年从部队退役后回到了社旗县饶良镇黑刘庄村。

“在部队里锤炼三年,如何回报部队的培养是我当时最纠结的一件事。”回忆38年前的事,程相春记忆犹新,“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得知种烟是一项时间短、投资低、见效快的‘短平快’致富项目,我就在屋里扳着指头对比算账。”那时,他是越算越有劲,越有劲越算,一直算出种烟能致富美好“钱”景。

1984年年底,刚刚脱下戎装的程相春就跟着村子里称“烟师”的张运成,在责任田里整理出一个烟叶育苗池,然后将粪便泼上厚厚的一层,经过寒冬霜冻后,在次年的正月十五左右浇水育苗,4月底种上一亩烟叶。到炕烟时随着人家,每杆给人家三五毛钱,当年一亩烟叶纯收入700元,是种麦、种豆、种棉花收入的一倍多。就是这样,程相春在别人的烟炕里炕烟一炕就是7年。

到了1991年,在发挥党员模范带头致富的宗旨观念催促下,凭着积累的种烟经验的程相春,不仅自己种植4亩烟叶,而且带动他人种起烟来,自己也建起一座土坯烟炕。

“当时我们叫土坯烟炕为‘巴西烟炕’,全部用散煤当燃料,定色全凭感觉,看温度、湿度只能用棍子往外拉温度表,一炕烟下来,晚上基本不敢眨眼。”程相春说到“巴西烟炕”,苦涩与委屈一齐涌出,这种烟炕投工多、不安全,更不环保,一用就是17年。

随着烟叶生产的科技创新和发展趋势,进入2008年“土坯烟炕”被淘汰,改用为电子炕,不再用散煤,而用煤球。这样,一则不再用土加水掺和煤,二则填一次煤球能管6个小时,也就说一天只要填上4次煤球就可以,晚上基本上可以不熬夜,其余时间还可以从事其它经济活动。这便是程相春第二次改建烟炕。

程相春第三次改建烟炕是2012年,程相春扒掉煤球电子炕,改建成煤块电子炕,因为这类煤块电子炕节省煤控温好、排湿快通风畅。为此,程相春发展烟叶15亩,并且收入一年比一年高,在他影响下种植烟叶的农户一年比一年多,并于2019年注册成立了社旗县相春烟叶种植专业合作社。

2021年,随着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打响以及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又给烟叶生产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在烟炕改进上又迈出一大步,对已存在不同程度弊端的以煤电结合作燃料的电子炕给予淘汰。程相春就第四次改建烟炕,全部改建成单一用电作燃料的电能炕房,当年种植烟叶100多亩,纯收入28万元。

“这种烟炕是我国目前最为先进的,环保低碳又安全,省工省时省心还省钱,手指一点把钱赚,增收增效增信念。如果国家研制出更先进、更生态、更好的烟炕,我还会不假思索地继续对烟炕进行改建,哪怕是再扒第五次、第六次也不后悔。因为我扒的次数越多就越能见证炕烟的生态环保、安全省工、低投增效。”程相春谈及“四次改建烟炕”对自己和烟农带来的实惠滔滔不绝。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12点,当程相春谈到中国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上提出了实现“3060”的碳减排目标时,与会人员异口同声地说:“老程,我们赶上了好时代,赶上了国际国内重视生态环境保护的大好形势,咱们一起手拉手、肩并肩、心贴心为早日实现烟草行业‘双碳’目标贡献最大最新最美丽贡献!”(薛小磊 封文昌 赵兰奇)

编辑:王晓颖  审核 :孙华峰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