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风丨印象草庄

2022年05月13日18:34

来源:安阳日报

  曹小磊

  我从小在姥姥家长大,总以为姥姥家就是我的家。直到有一天,父亲对我说:“咱的祖籍在草庄,你爷爷年轻的时候搬迁到了辉县市南村镇北东坡村。”

  我从未去过草庄,只知道它在山里,比姥姥家更遥远、更偏僻。虽然我对草庄很陌生,但脑海里时常勾勒它的模样:在山的那边、路的尽头,有一个没落的小山村,斑驳的石头墙,低矮的石板房,没有树林环绕,没有溪流潺潺,穷山恶水的自然环境使人们纷纷远离它,到外地讨生活。

  人总有一种情感,纵使感觉它千般不好,只要和你还有隔不断的联系,就会在不经意间想起它。草庄于我就是如此,心底常有一个声音响起,草庄到底在哪里?草庄到底是什么模样?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吗?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它的真实容颜。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父亲的话已过去了40年,草庄在我心里也浮浮沉沉了40年。一次翻看手机,我看到安阳电视台的一次报道:林州市临淇镇草庄村兄弟五人在外心系家乡,致富不忘乡邻,返乡创业发展民宿经济,助力乡村振兴。视频中,记者采访了一个叫曹软生的民宿项目负责人。曹软生动情地说:“每每看到家乡的土地逐渐荒芜,房屋一天天损毁,俺心里就放不下,因为这个地方是俺的家、俺的根。”

  看了这个报道,我想走进草庄的愿望更加迫切,草庄也更具诱惑地召唤着我。2022年的春天到了,机会说来就来,单位派我去临淇下乡,工作之余,我和几位同事去了草庄。

  草庄在临淇镇西南方向约10公里,经西张、南庄,从苇涧走上山的路,沿石门水库西侧的公路一直向南,再经过欠十步、黄落池,草庄越来越近,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真切体会到了“近乡情更怯”的复杂心情。

  随着导航结束的提示音,草庄呈现在我的面前,这是我第一次用眼睛去触摸草庄。大山深处,在桃花红、杏花白的掩映中,散落着几十户人家,路面干干净净,房屋错落有致,山上的梯田层层叠叠,金黄色的油菜花随风摇曳,高大结实的风力发电装置随处可见,村民三三两两地在田间作业,好一派春意浓浓、生机盎然的田园景象,我们仿佛置身于陶渊明的桃花源中。

  村民热情好客,指点着我们走向正在建设中的青芸山民宿。沿着蜿蜒的山道行走,一片古风古韵的仿古建筑群映入眼帘,民宿依山而建,占地面积约3000平方米,房屋采用庑殿顶、歇山顶的建筑风格,各种绿植、鲜花环绕其间,别具匠心的工艺墙、景观树布置合理,整体效果稳重大气。进入室内,古色古香的装饰辅以现代化的电气设备,让人顿感温馨舒适。

  在参观民宿的过程中,我见到了视频中的曹软生,于是开门见山地说:“我爷爷叫曹贵,我们是自家人吗?”曹软生吃惊地说:“我的老爷爷叫曹荣,和你的爷爷是亲兄弟,我该称呼你叔叔啊!”他指着一间屋子说:“你看那间书房,就是在你爷爷的老宅子上建起来的。”他连忙招呼他的三哥和二嫂过来相认,我紧紧握住他们的手,久久没有松开。

  从曹软生口中,我了解到了更多关于草庄和曹家的故事。战争年代,草庄人踊跃参军,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都有他们的身影,我本家的一个叔叔就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曹软生从小兄弟姐妹多,家里条件艰苦,为改变贫穷的生活现状,20多岁就到山外打拼。从事建筑业致富后,曹软生一心牵挂故土,投资2000余万元改造家乡,打机井,解决了世代影响村民的吃水难题;筑公路,提升道路的通行能力;通网络,让山村不再与世隔绝;建民宿,发展乡村旅游产业。同时,他们还承包了几十亩山地,种植特色农产品,利用短视频平台为乡亲们直播带货,带领草庄的老百姓共同致富。

  草庄与辉县市一山之隔,植被丰茂,空气清爽,不仅有秀丽的自然景观,还有厚重的人文底蕴。草庄南边不远的山上有战国时期的赵长城遗址,基宽3米,高2米,绵延40公里,当地人称“边疆岭”,是豫北早期长城的唯一见证,200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村附近的摩天垴是村民祭祀祈福的地方,流传着美好久远的神话传说……

  以曹软生为代表的草庄人生性倔强,敢想敢干,不认命,不服输,当年带着“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精神,外出谋生,脱贫致富,现在带着“绿叶滴翠系于根、恭桑敬梓报乡关”的情怀,拓荒创业,报效社会。这种守望家园、舍我其谁的勇气和担当尤为可贵。

  如今,草庄的山更绿了,水更清了,天更蓝了,人更美了。这个原本籍籍无名、偏远荒凉的小山村,终于在新时代美丽乡村的建设中迎来了新生。

  因时间关系,我们必须要回去了。临别时,我没有依依不舍地留恋,没有一步三叹地回头,没有让泪水溢出眼眶,因为我知道,我还会不止一次地回到这里。


编辑:林辉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